原來如此!算命看相背後隱藏的一則可怕秘密!(真實經歷)

原標題:原來如此!算命看相背後隱藏的一則可怕秘密!(真實經歷)

大陸在六七十年代,對於思想有錯誤的領導幹部會下放到農村去改造。故事就發生在當時的羅定(廣東西邊一個市縣)。

有一位在珠江三角州任職的幹部,因作風思想有問題下放到農村去接受改造。這位中老年幹部因身衰力弱,無力下田乾重活,於是村中的領導讓其帶羊看牛,該幹部由領導人一下子去了領導牛羊,人們都戲稱他為“看羊佬”。

這位“看羊佬”其實是一個擇日世家的後代,精通擇日學,且身上擁有一套極其准驗的擇日絕學。但沒有一個人知道這位看羊佬是一位擇日高手。

看羊佬每天早上起來的工作就是把牛羊趕到村后的林子里去吃草。看羊佬每天都必須經過林子旁一位寡婦的房子。這位寡婦50多歲了,中年喪夫。寡婦一人帶大四個兒子,家中貧窮如洗,一家五口住在窄小而又破舊得搖搖欲墜的泥屋裡,寡婦的大兒子有三十多歲了,小兒子也二十好幾了,個個是干棍都沒有討上姑娘,皆因一窮字也。

看羊佬在村裡不知不覺生活了一年。在一年裡,看羊佬仔細觀察了這位寡婦,知其是一位有善有德之婦人,決定幫其一把。

那年冬天很冷,看羊佬把牛羊趕入林子后,就折了回來,路經寡婦家時,入屋對寡婦說:“大嫂,天氣好冷啊!借個灶烘烘火行嗎?”

寡婦一看,見是看羊佬就答:“這有什麼不行的。”於是抱了一把柴,在灶上燒着讓看羊佬烤火取暖,寡婦的泥房已建了多年,已很破舊了,灶也一樣破舊非常。

看羊佬趁寡婦外出,用腳把灶給蹬了個洞。

寡婦回來時,看羊佬說:“大嫂,很對不起,剛才烘火不小心把你的灶給弄破了。”

寡婦一看說:“沒關係啦!灶已那麼破舊了,隨便一碰就爛啦!怪不得你。”看羊佬又說:“不行的,我弄破了你的灶,得一定給你重做好。我看你這個灶也破爛得不成樣子了。這樣吧,反正過幾天我有空,我替你重新打一個灶。”寡婦無可耐何,就說:“好吧。”

從寡婦家裡回來后,看羊佬精心挑選了一個奇異的日課給寡婦建灶用。

日子到了,看羊佬帶上泥水工具來到寡婦家,替其做灶。看羊佬先把舊灶給拆了,用事時一看沒有一塊新磚,於是問寡婦:“你怎麼不買一些新磚來打灶呢?”寡婦面一紅說:“唉!不怕你笑話,我根本沒有買新磚的錢。應該用舊磚打灶也沒關係的。”看羊佬當下嘆息了一聲,說:“要舊的,就要舊的吧!”當下看羊佬細心地將灶打好。

灶做好后,看羊佬對寡婦說:“大嫂,灶我替你打好了。打好這個灶的一個月後,當有一個女人在傍晚經過你這裡,你要設法留她住宿。”寡婦聽了滿腹狐疑,如墜夢裡。但又沒有細問看羊佬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灶做好后約一個星期,看羊佬由於努力接受改造,思想恢復正確,經群眾的肯定,領導的認可,改造已獲成功了,被送返了城市。

奇妙的事情在看羊佬走後發生了。在做好灶一個月後,某天傍晚,有一位女人從背後林子走出來,經過寡婦家,想必餓了好久,向寡婦討吃的。寡婦好心腸,熬了一鍋粥給這個女人吃。

突然寡婦想起了看羊佬之話“當有一個女人在傍晚經過你這裡,你要設法留她住宿。”於是寡婦設法留下了這個女人。晚了,這個女人也沒處可去,於是就在寡婦家住了下來。晚上,出集體勞動的四個兒子回來,見多了一個陌生姑娘,覺得很希奇。晚間睡覺時該女人和寡婦談了一夜,知道了寡婦家的一切情況。第二天,這個外來女人不走了,死活要留下來。寡婦的大兒子就娶了這個女人為妻。婚後才知,這個女人是一個嫁夫后不久就喪夫的新寡婦。

後來不久,二兒子也結婚了,娶的也是喪過夫的女人為妻。至此,寡婦才恍然大悟當初看羊佬所說的“要舊的,就要舊的吧!”這句話的玄機。

上面的故事有人會認為是天方夜譚,不過令你失望,這是一件真人真事。在擇日界中人,幾乎無人不知此事。據說現在寡婦的後人中已有二三十口人丁了,在短短的三十幾年時間竟繁衍了這麼多丁口,亦誠是一件奇事。

父親退休時,我的事業正如日中天。那段時間父親身體不好,而且是大病初癒。在會議間隙,我抽空回家看望父親。那天我們父女倆坐在大門外納涼,一個看相的路過時,見到父親,高聲說:“呵,這老先生氣色不錯。看得出來,您剛得過一場大病。不過不要緊,老天爺給您增的壽還沒過完呢,閻王爺不敢收您!”我一向對走江湖算命看相的人挺反感,這話一聽就是察顏觀色蒙出來的,明擺着是走江湖的調調。我拿了幾元錢塞給他,準備打發他走了。

父親一聽,卻很有興緻,請那看相的坐下,聊了起來,聊得還很投機。他們聊的大致內容是:父親命定的壽命是六十四歲。因為曾經積了大陰德,救人很多,增了二十年壽,可以活到八十四歲。而且父親所積之德,福澤綿長,庇蔭子孫後代。

看相的人走後,看我一臉的不屑,父親忽然嚴肅了起來:“你的工作我不過問,但你記住一條,多積點德,別隨便整人。姊妹幾個裡,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。剛才那個看相的說得不錯,我確實曾救了很多人的命,那時你還小,不知道這事。”

原來,一九五八年時,父親被人整了,全家被牽連,下放到了農村,住在別人家臨時拴牛的草棚里。草棚只有一面牆,那面牆是別人的山牆。村裡人看我們可憐,幫我們壘了另外三面牆。

不久,由於父親能力出眾,人緣好,他當上了大隊幹部。在浮誇風盛行的年代里,各大隊都是大食堂,各家都不能留糧食與鍋碗的。三年自然災害期間,本來就欠收,上頭又調走了大部分口糧,所以庫房裡的糧食也所剩無幾了。上面的任務重,還在催着上交糧食。

父親是明眼人,一算賬,真要按上面的要求交足糧食任務,剩下的口糧是不可能支撐到明年秋收的。這就意味着,村民都得挨餓,甚至很可能會餓死人。所以,他連夜把村幹部召集到一塊,商量如何才能保住支撐到明年秋收的那些口糧。大家很快達成一致意見,藏糧!這事說起來似乎容易,在當時,是冒了巨大的風險的。以父親的戴罪之身,再干這樣的事,一旦發現,後果極其嚴重。但涉及到全村生死的大事,容不得猶豫與退縮,也根本沒有時間為自己考慮什麼後果不後果的。

人命關天,人心就齊。父親帶領大家在崗梁最隱蔽的地方挖了個地窖藏糧。另一撥人則搶收剩下十幾畝地里的紅薯。這一切都是在夜裡偷乾的,不敢點燈,因為害怕被發現,他們只能在微弱的月光和星光里勞作。不敢大聲說話,也不敢點火抽煙——煙火有可能暴露行跡。為了搶收紅薯,全村的人都下地了,前面的人割秧,後面的人則犁地,男人則往地窖里挑紅薯,這種合作,很像現代流水線上的人力資源配置,完整、高效、有條不紊。

因為連夜搶收紅薯並且在地上播上了麥種,檢查團表揚了父親,說他們是第一個完成冬播任務的生產隊。也批評父親保守,是這一年交糧最少的一個隊。父親說: “我們爭取明年當個交糧狀元!”中午,父親叫食堂給他們蒸了一大鍋紅薯,擔到庫房裡,讓他們吃了一頓飽飯。別看檢查團是從縣裡來的,一天只配了八兩糧食,他們哪兒吃得飽?臨走時,父親又給他們每人口袋裡裝了兩個紅薯,讓他們給老婆孩子帶回去。

父親說:“我這一生就偷了這一次,當了這一次賊,而且還是個大賊,帶領全村人偷。但我當一回賊,救了一村人,一百多戶呢,老天爺給我增壽二十年。現在想想餓死人那幾年,真是讓人心寒吶,有的村都死絕了十幾戶。咱那個大隊,連一個浮腫的都沒有,而且凡是咱大隊的親戚朋友,只要來咱這兒,都沒有讓他們餓着。我給食堂上交待,做飯時,水放寬一些,大家均着吃,絕不能讓來咱大隊的人餓死。”“到了開春,糧就不夠了。干紅薯秧,本來是喂牛的,泡泡摻到紅薯干里,人也吃了。喂牛的料,人也當飯吃了。總算熬到了割麥,村裡沒有斷過伙,沒有餓死一個人,連個浮腫的都沒有。新糧下來了,大家總算熬過了鬼門關。”

父親是廠里的技術權威,後來他因需要被召回單位的時候,全村人都來送他,很多人都哭了,拽着不捨得他走。

父親說:“我從沒有當官的想法,沒想到卻當了兩年的村官,救了一村人的性命。我今年八十歲了,還有四年的陽壽。有些事啊,你還真別不信。我記得你奶奶活着的時候就說過,算命的說我只能活到六十四歲。六十四歲那年,我沒有死,還以為是算命的沒算準。今兒個,看相的也說我天命只有六十四歲。而且他算對我救了不少人,那我沒道理不相信老天爺真的給我增了壽。八十四歲我死了,說明看相的看得准。如果我活不到八十四歲,或活到八十五歲以後,信不信,你們自己看着辦。不管怎麼樣,多行善積德,對自己、對後代都有好處。”

後來父親活了八十四歲零一百一十二天,我徹底相信了那個看相的人的話!真是神相,可惜再也找不到他了。

我沒有想到,有一天,我這個無神論者也會信命,也信了以前認為是迷信的因果承負報應。反省自我,我們也許只是沒有那個能力了解這個世界的全部真相,又因固執自大,而欠缺一份包容,所以我們才輕率地下結論去否認。對未知世界,心存一份敬畏,才是更妥當的做法。

看來世界的複雜,遠非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。但在紛繁複雜的世象中,始終有一根主線貫穿始終,這就是因果承負。當年冒巨大的風險救下許多村民,現在得以延壽二十年,德澤後人。好人好報,這話雖俗,這理實在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